返回

去北京的火车和妈妈睡在一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2208ap.cn
     去北京的火车和妈妈睡在一起 (第1/2242页)
    
“那现在就有别的了。”小古德温指了指桌子上的债券:去北起“现在这些东西就是爱德华爵士想要的,也是我们能给他的。”

即便是外面不停传来的杀戮声,妈睡依然没能打断小教士韦伯的祈祷声,妈睡光着小腿跪在满是碎石和砂砾的烂泥地里,右手轻轻的按在的封面上,闭着眼睛声音不急不缓的吟诵着。

对小教士而言,去北起这是他唯一能够为那些还在和怪物们厮杀的骑士与士兵们做的事情,去北起即便身边树旁灼热的火焰让他浑身是汗,小腿也被砂砾和碎石磨得满是伤痕,但依然表情肃然的虔诚吟诵着祷词,双眼闭合哪怕是从头顶飞过的箭矢也浑然不觉。

看到韦伯那无比虔诚的神情,火车和妈就连一旁的安杰丽卡夫人也稍稍露出了几分惊愕,火车和妈她甚至开始有点儿相信那个所谓的“复活神迹”了——光辉十字信徒的第一准则即是不准说谎,很难相信一个如此虔诚的教士会违背这一铁律。

但是安杰丽卡夫人现在更担心的是艾伦的生死,妈睡着急忙忙的夫人完全只是强作镇定,妈睡就连躲在马车轮子底下的小侍女都能看的出来,自家的夫人究竟有多么的慌张,事实上她也并没有强多少——在看到艾伦提着长矛,从烈焰中横穿而过的身影,小侍女根本想都没有想就直接扑到了她的怀中哭了起来。

本应该惊慌失措的艾伦·克温此时却出奇的镇定轻轻拍了拍小侍女的后背,去北起温柔的笑了笑然后走向正在那儿看着自己的安杰丽卡夫人——她的母亲大人。

“若是你想要做的事情,火车和妈我不会阻拦你。”夫人的目光很复杂,她很清楚艾伦看着自己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

“我一定。”说罢艾伦重新将目光转向了营地里:妈睡“莱昂纳多爵士,我们得去救罗伦斯爵士还有所有活着得人,请您把大家都集结起来吧!”

“勇气可嘉,去北起克温家的小子,但是恐怕很难。”莱昂纳多提着剑看了艾伦一眼:“我跟你去,但是你最好还能有个计划。”

顺着如塔楼般林立的高架水桥,火车和妈很快那人就带着爱德华拐进了一个十分残破的街区,火车和妈甚至比周围看起来更适合“废墟”这个名词——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棚户,脚下的道路也是蜿蜒曲折泥泞不堪,甚至还有几个牲口栏就建在道路旁边,栅栏外还堆着成山的垃圾,散发着无穷无尽的恶臭。

“这儿就是您要找的长矛街了——虽然我们都管它叫抹布街。”那人一边心不在焉的和爱德华介绍着,妈睡手里面还在不停的对着银币哈着气,妈睡用自己的脏袖子来回的擦拭着:“真不知道您要来这种地方干什么,长矛街上住着的全都是乞丐和破落户,还有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穷鬼们!”

去北起“为什么?”

“谁让这儿的租金便宜啊,火车和妈如今就连戍卫山最下面街区的公寓,火车和妈一个月都要二十个铜板了,在这儿住只要两个就够——虽然整条街就一口井,连个水渠都没有,就连那帮税务官都不愿意往这儿跑。”漫不在意的回答着爱德华的问题,还挺热情的朝着路口指了指:“街角最前面的地方有家酒馆,那里还算干净的——您找人可以去那儿。”

“我不记得和你说过这些。”爱德华嘴角微微上扬,妈睡瞥着眼打量那人:“您怎么会知道,我是来找人的呢?”

“不然您是来干什么的,来找姑娘的还是看风景的?”他撇撇嘴,不屑一顾的笑着耸了耸肩:“尽管放心吧,我拿了您的钱可不会多嘴的。”

“但愿如此。”爱德华微微笑了笑,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枚银币扔给他,大步朝着那人所指的酒馆走了过去。看到那银亮银亮的小可爱在半空中飞转,那家伙也就顾不上爱德华了,赶紧伸手去接住。

“哦,光辉十字保佑!”贪婪的打量着手里的两枚银币,他赶紧把钱紧紧攥住然后塞到衣服口袋,两枚崭新的都灵银币在里面叮当作响:“真是个古怪的好心人……嗯,也是个富得流油的乡巴佬!”

穿过满是泥泞而又狭窄的街巷,爱德华在一颗挂着画有啤酒杯的树后面,找到了那人说的酒馆。紧了紧身上披着的黑色斗篷,爱德华踱着步子走了进去。

为了掩饰身份,爱德华没有穿在骑士团总部的新衣服,而是换上了自己来的时候那身侍从短罩衣,还特地找了一个带纽扣的旧斗篷,扣在右肩膀上罩住了大半个身体,看起来就像是刚刚从外地来,风尘仆仆的客人。

大概是因为还没到傍晚,酒馆里根本没几个客人,只有些缩在角落里的醉鬼抱着酒壶在那里打瞌睡。正对着门的柜台后面站着一个老板娘,身上穿着件缝缝补补的浅蓝色开襟连衣裙,只是洗得都快浆白了。浅红色的卷发垂在耳鬓两侧,眼角的纹路看起来是上了年纪,但倒还是风韵犹存。

“哎呀我的小先生,看你这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还不赶紧坐下来喝杯酒歇歇身子,要来点儿什么?我们这街区虽说穷得很,倒还有些不错的苹果酒,你要是愿意多掏几个铜子儿,还能给再来条新鲜的烤鱼给你。”

“来杯苹果酒吧,鱼就算了。”爱德华微笑着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把钱递给老板娘:“我倒是有些事情想知道,说不定您可以告诉我。”

老板娘风情万种的一笑,修长的右手柔弱无骨的攀上黑发少年的掌心取走了银币,给他端来了一大杯满满的葡萄酒,斜着媚眼儿望着这个有钱的外乡小伙子:“那像您这样从外地来的体面人儿,能不能问问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

“你也是从海牙堡来的?”这女人突然露出了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惊诧的用右手手指按住那厚厚的嘴唇,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这可真是新鲜了,几天前那个小家伙他也说自己是从海牙堡来的呢!”

“哦……那说不定我们还认识。”爱德华的脸上多了几分笑容:“能告诉我他是谁吗?”

“哎呀,那可是个虔诚的小家伙啊,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有教士跑到我们这里来布道的。”老板娘又是伤心,又是好像忍不住想笑的样子:“他是个才来到都城的教士,自称是光辉十字圣堂派来布道的,倒是可惜了,挺好的一个孩子,却撞上了布莱克帮的人。”

“怎么回事?”

“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女人哪能知道那么多?”老板娘突然哀声叹气着,高耸的胸脯不碰不靠的贴在了黑发少年的手臂上。爱德华立刻心领神会,又拿出了两枚银币攥在掌心里:“但显然您还是知道一些事情的,对吧?”

“我可得提醒您,千万别去干傻事。”老板娘波澜不惊的拿走了爱德华手里的银币,鲜红诱人的嘴唇都快贴到爱德华的脸上来了:“那帮人可不好惹,我们这条街区连一个税务官都没有,都是布莱克那个混蛋和他手底下的渣滓在剥削我们——这条街都是他的。”

“我还以为整座都灵城都是陛下的呢。”爱德华轻声说着,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城里面的戍卫军团不来管管吗?”

“您当这是哪儿?马尔凯鲁斯山丘上的王宫,还是圣树骑士团的城堡?着长矛街就是一片没人管的废墟,要不然怎么会被那个混蛋控制了?”老板娘愤愤回答道:“要找他们倒是挺容易,街区里那个破别墅就是他的。”

“谢谢!”爱德华点了点头,举起杯子将血红色的葡萄酒一饮而尽,随后便推开小门,离开了这个小酒馆,看的那个老板娘一阵摇头。

………………长矛街堤岸的烂泥地里面是一片完全崩塌的废墟,到处都能看到倒塌的小楼,满是尘埃的碎石堆和几个只剩下一面的墙壁,孤零零的伫立在那儿。

如果是有心人的话,或许能隐约看出这里曾经是一处某个有钱贵族的庄园,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在都灵城还没有变成如今的“五座山丘的圣地”之前,这里的贵族们都有在郊外建造别墅和庄园的嗜好。

而在度过了三百年风吹雨打的岁月之后,这片曾经的奢侈花园,也只剩下了一栋破旧的别墅还能屹立在这片烂泥潭里面,并且拥有了一个新主人。

“那个小崽子还在唧唧歪歪吗?”空旷的大厅里,坐在一把破躺椅上的布莱克皱着眉头,十分不耐烦的询问着自己手底下的小喽啰:“你们就没给我好好教训教训他?”

“这倒是没有,似乎是白天说累了,这会儿早就已经睡着了。”小喽啰尴尬的扶着椅子的边缘,小声的回答着:“我们倒是打了他几棍子,但是……”

“但是什么,有什么可但是的?!”布莱克骂骂咧咧的一巴掌扇在了他脸上,声音倒是脆响:“一个穷教士罢了,你还担心他能喊来什么人?别忘了这里是长矛街,是我布莱克的地盘!”

“但……但是他可是说了,他是光辉十字圣堂的教士。”握着红肿的脸,小喽啰倒是挺委屈,还有点儿后怕:“那可是圣堂啊,要是咱们被发现了……”

“发现?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布莱克啐了一口:“你见过几个教士来长矛街的,在他们眼里面这儿就是个大粪坑!他们才舍不得弄脏自己的白袍子呢。”

“要是换做平时,教训他一顿扔出去就行了,不管怎么说这小崽子也是个教士,多少是该让着点儿。”这个黑帮头子突然叹了口气:“不过那位‘大人’执意要让我们把他扣下,我也不敢多说什么。”

“说起来,那位‘大人’究竟是什么人啊?”小喽啰好奇的小心询问道:“为什么会给咱们那么多钱,还有武器……他们究竟是干什么的?”

“不知道,也别多问——管他们是什么人,只要给咱们金子和银子,咱们就给他们干活儿,剩下的事情什么也别管,知道的越多,你就死得越快!”

布莱克面色不善的教训着小喽啰,他还没说完,门突然被撞开了,一个气喘吁吁的手下扶着门框站在那儿,瞪着一只被打肿的右眼。

“头儿!有、有、有人来了!”

a

a



第六十三章 血旗兄弟会(一)

('

“咚咚咚……”站在别墅的大门外,爱德华轻轻敲着门,左手背在身后一副登门拜访的样子,脸上还挂着些许期待的微笑,仿佛是在想象着主人见到有客人来的喜悦之情……

很可惜,在这种地方注定不没戏了。www@22ff!com

“再敢敲那个该死的破门,我就把你的手砍了!”一个面目狰狞的胖子猛地拽开门,骂骂咧咧的朝着站在外面等候的“小侍从”吼道:“这儿可是布莱克帮的地盘儿,不想死得难看就赶紧滚远点儿!”

不耐烦的胖子刚想要关上门,爱德华却突然伸手顶在了门把手上面,依旧带着几分笑容,微笑着询问道:“在下名叫爱德华·威特伍德,请问这里是布莱克先生的家吗?”

“知道了还不快滚!”胖子的脸上露出了几分绝非善意的表情,肥肥的肚腩像是个皮口袋似的晃着,仿佛在嘲笑着小侍从那瘦弱的体型:“你想干什么?”

“我有一个朋友昨天晚上没有家,听邻居们说他到布莱克先生的家来做客了,虽然对先生的慷慨和好客十分感动,但我现在准备接他回去。”爱德华的表情真挚,十足像是个担心弟弟夜不归宿的好哥哥:“顺便向布莱克先生致谢。说了这多么其实就一件事情——我可以进去了吗?”

“行啊,进来吧!”胖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怀好意的把门打开来,倒退着走进了别墅的前厅,朝着坐在桌子旁喝酒的两个家伙招了招手:“弟兄们都过来,这里有个来闹事的了!”

两个同样满眼血丝,咧着嘴冷笑的家伙走了过来,各自从腰间拔出了一柄匕首站在胖子两侧,将刚刚走进房间的爱德华包围在了中间。

“现在给我趴在地板上,把我的靴子底舔干净,我们就放你一条狗命!”胖子拿着匕首几乎快要顶到了爱德华的鼻尖上,藏在一堆肥肉里面的小眼珠露出了几分猥琐:“要是你舔不干净,就得把我的‘小兄弟’也给添了!否则话嘿嘿嘿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2208ap.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