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种子搜索引擎 -磁力天堂在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2208ap.cn
     种子搜索引擎 -磁力天堂在线 (第1/8页)
    
“那就是说,种线我们有两千金币了?”

除非这个人……原本就是夏意的人!引擎!!

“怎么,磁力终于想通了?”

夏意冷笑,天堂“所以你大概也想通了,为何你筹划了整整十年,却依然注定是这个下场。”

虞昭咬着唇,种线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眼角一瞥,搜索她望见桌上那幅画。突然,她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画面——

也是这样的夕阳,引擎也是这样温柔的余晖。在一片金色的竹林中,引擎娇俏的妙龄少女身边站着一个八、九岁的女孩,对那个身材修长的少年说:“千万不要告诉他哦。不然,就不是惊喜了。”

磁力……

在落日将竹叶镀成金色之前,天堂那一片翠绿如新生般安静而祥和。

种线书房外响起朔阳的声音。

搜索“进来。”

引擎“是。”

朔阳确定四周无人,磁力进来以后又关好了房门,这才走过去向夏意汇报情况。

“大少爷,天堂属下已经查到谦和的下落。”朔阳的神色有些凝重,“如您所料,是马家帮的人所为。”

马家老宅一带最近发生的事,夏意心中一清二楚。他早想收拾马家帮的人,一直寻在找一个契机。这次他们居然敢惹上来,就不能怪他无情。

听完朔阳的汇报,夏意的冷眸中闪过一丝寒意。

“敢动我夏府的人,死路一条。”

母女二人一前一后下了马车,眼前的府邸豪华阔气,下人们连忙出来迎接。夏怜抬眼,望着匾额上苍劲有力的“夏府”二字,听见宁柔在她耳边温柔地说道:“阿怜,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

夏怜没有再说其他,只是点了点头,“嗯。”

她想,以后她就会住在这里了。而那个在清水县的家,连带着一些不再提起的往事,也许终有一天会被她慢慢地、慢慢地淡忘。

夏家是京城第一富贾。富到什么程度?曾有人用“富可敌国”来形容。相比于任何王孙高官,唯夏家与天子关系最为密切,只是这其中究竟有何种牵系却无人知晓。甚至有传言说朝廷的国库,一半以上都是由夏家所贡献,而这还只是夏家资产的小部分而已。

不仅如此,夏家暗道上的势力还要更加庞大。朝堂官员要灭掉党争对手尚需要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但夏家要除掉什么人,从来不需要所谓借口,该消失的人,就会突然消失,不留一丝痕迹,仿佛从未在这世间出现过。

这样的家族,宁柔从不曾肖想过能与之有任何牵系,不管是现在,还是十五年前。她曾以为,自己这一世,都再也不会回到夏宗元身边了。可是……

在夏府的第一个夜晚,夏怜睡得并不安稳。

梦里,她身处黑漆漆的山洞中,寒冷而潮湿。接着,她听见男人粗犷邪佞的笑声,她想躲,却被他牢牢压住几乎无法呼吸。她在充满回音的狭小空间里大声喊叫和挣扎,直到拔下自己的发簪,用力向前刺去……

夜里一道惊雷划过。夏怜醒了。

梦境中那浓郁的血腥味儿,依然在包裹着她,夹着她的汗水和眼泪。

想忘,却忘不了。

入住夏家以后,接下来的几天里,夏怜都在小心翼翼地熟悉这个新家。夏宗元让夏怜叫他“爹爹”,他给她安排了一个叫桃红的小丫鬟服侍她的日常起居。

开始的几天,也是桃红带着夏怜熟悉夏家的一切。桃红告诉夏怜,她不止有爹爹,她还有哥哥和姐姐。

桃红说,在夏怜来到夏府之前,府中有两个少爷和一个小姐。夏怜先见到的,是这位比她年长一岁的姐姐夏盈。夏盈生得极美,芙蓉面杨柳腰,只是她看夏怜的眼神似乎不太友好。

“大小姐好。”

“……姐姐。”

夏宗元让她叫夏盈姐姐,可当夏怜说出“姐姐”这两个字,总觉得有些别扭。夏盈冷冷瞧了她一眼,却只哼了一声,便径直扭头走了,不再看她们一眼。

夏怜站在原地,低着头。桃红知道夏怜受了委屈,连忙开口安慰道:“大小姐平时就是那样的,二小姐您千万别放在心上。”

夏盈从小就被夏宗元惯坏了,养成了娇纵的性格,夏府中的丫鬟没几个没被她骂过罚过的。夏怜听桃红解释这些,却只是淡淡笑了一下,“没事,我没有放在心上。”

桃红暗自叹了口气,看这新来的二小姐,似乎是个性子软的,以后说不准要被大小姐欺负。

夏怜不再开口。她听见桃红的叹息,可夏盈对她的态度,已在她的预料之中。毕竟,她才是从小在夏府长大的小姐,而自己,不过是一个来路不明的“私生女”。夏家不是普通的小门小户,如今摆在她面前的一切,都与她前十五年的人生有着云泥之别,夏府里这些冷眼和奚落……也都是她必须要面对的。



第61章 宁歌1

('正文除了朔阳和赶车的车夫之外,夏怜没有再看到其他人。但她知道,夏意无论何时出行身边都会跟着暗卫,只是一般人发现不了而已。

夏怜并没有和夏意坐同一辆马车。夏意的马车在前,夏怜的在后。但出乎她意料的是,朔阳居然跟着自己坐后面这辆马车,而不是跟着夏意。

“你怎么没跟着我大哥?”夏怜情不自禁问道。

“为了保护二小姐。”

夏怜想了想,“其实,一辆马车是可以坐下三个人的,两辆马车有些多余。”

毕竟,夏意现在的马车里只有他一个人,岂不是很空。

“大少爷习惯了坐那辆马车,那匹马是稀有品种,比其他马跑得快些。”

“那么吝啬,不让我们坐?”夏怜打趣道。

“不,大少爷是有意让二小姐坐这辆马车。这匹马经过特训,脚力虽不快,但行路非常稳。”

被朔阳这么一说,夏怜才意识到,的确,他们所乘坐的这辆马车非常稳,他们都已经走了这么远,她都丝毫不曾感受到颠簸。

突然,她想起了一件事。

那一次他们去烟花楼,去时她就是和夏意同坐他的马车。路上,夏怜颠簸得难受,一直咬着嘴唇,脸色也很差,不停掀开帘子透气。

她还记得那时,他坐在他对面,却连眼皮也不曾抬一下,仿佛她死在里面都与他无关的样子,冷漠至极。

可是等他们回去的时候,他却专门派人又驾来了另一辆马车。速度慢些,也平稳些。

她一直以为,回去时他派第二辆马车,是为了小雪,是为了给她和小雪一个单独的属于姑娘家的空间,方便她在路上和她说说话,安慰一下她。

可是原来……是因为自己么?

如果朔阳不告诉自己,也许,她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些。

……

马车走了几个时辰,终于到达兖州地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2208ap.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