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毛利兰h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2208ap.cn
     毛利兰h (第1/42853页)
    
在实验室门开的一刹那,毛利兰徐明生和张宽就迅速起身,等在了实验室门口。

“哼!毛利兰他们终于走了,夏琳,开始我们的计划,给我将敌人的后城,变成一片废墟!”

夏琳军团长兴奋无比的道:毛利兰“大人,开始吧!”

小醋打开召唤之门,毛利兰大量的风精灵冲了出来,在夏琳的带领下,风精灵直接化作一阵阵旋风,消失不见。

而小醋的召唤之门没有关闭,毛利兰青龙族纷纷走了出来。

“大人!毛利兰”

毛利兰青龙族军团长恭敬的对小醋行礼道。

小醋点了点头,毛利兰指着前方的城池道:“看到了前方的主建筑没有?”

青龙族军团长点了点头,毛利兰道:“大人的意思,是要我们青龙族毁了这些建筑么?”

李朝阳听不下去了,毛利兰“好了陈老师,李铮都道歉了,您能不不依不饶嘛。咱上课吧。”

毛利兰“是啊是啊。”班上的同学稀稀拉拉地应和着。

陈言面色一僵,毛利兰他自认为抓到了李铮的痛脚,毛利兰却不能继续发挥下去,实在有些不甘心。但他好歹还有点为人师表的意识,见众人都如此表态,也不好继续,便冷冷看了李铮一眼,不阴不阳地说道:“有些话不用说得太明白,但我这人眼里揉不得沙子,有些人还是再好好看看思想道德课本的好。”

他一边说着,毛利兰一边拿出课本打算继续讲课。

毛利兰李铮却突然道:“不知道陈老师您是从哪里听说我是占着生产队的船不让下海了?”



第六章

('“虽然很抱歉耽误大家的上课时间,但是有些话还是要说明白的。”李铮余光看到教室后门那灰色衣角,眼中闪过一丝笑意。

“第一,您所谓的锁在码头上的船是我家的,不是生产队的!这艘船是五年前生产队报废的旧船,本该劈了当柴烧的,我父亲用十斤肉票换了它。这件事生产队里的人都清楚。后面改装加柴油机,都是我父亲亲力亲为,几乎榨干了我们家的家底。”

“第二,我们自家船延续了镇上渔船出海交公一半的惯例,不是因为我们应该这样做,而是我父亲当过生产队队长,知道没分配到渔船的渔民们就指着这些分配过日子。渔船上交海货数量都是有记录的,我家这艘小船年年第一。”

“第三,我和姐姐虽然还不算大人,但起码的集体意识还是有的。我不能出船,也不能把船荒废了,昨天晚上我就已经和郑队长儿子郑晓东签订了租赁协议,将船租了出去。”

李铮一口气说完,也不看讲台上陈言那张又青又白的脸,自顾自坐下

一众同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说不出话来。李家的船不属于生产队这件事向来只有生产队的人知道,从来没有摆在明面上说过。不过经此一事,想必这消息很快就会在清河镇上传开了。

陈言捏着粉笔头的手青筋暴起,粉笔灰“簌簌”从其指尖落下。李铮的话逻辑缜密、条理清晰,没给他一丝反驳的机会。

“李铮,上课时间大吵大闹,你给我出去站着!”陈言指着教室门口大声道,声音因为情绪激动,显得有尖锐。

不过很快,他的表情就僵住了。看着缓缓出现在教室后门的灰色身影,陈言觉得仿佛有一盆冰水当头浇下。

“校……校长。”他张了张嘴,但声音轻得连自己都听不清。

张校长面沉如铁,“陈老师你先上课,下课来我办公室一趟。”

“上课,哦好,上课。”陈言慌乱地翻着课本,一时着急书本还掉在了地上,引得一阵哄堂大笑。

下课的时候,陈言可以称得上是落荒而逃。

“李铮,霸气啊,我早就看不惯陈言那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嘴脸。”后排的同学笑着跑过来说道。

“可不是,不就是一个大专毕业生嘛,老子以后可是大学生!”

“你就吹吧你,你离大学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

李铮侧身靠在桌旁用旧报纸贴起来的墙上,眯着笑眼看着同学们互相打趣,嘴角勾起了好看的弧度。

突然,他感觉背后一阵大力传来,李朝阳将整个人都靠在了他背上。

“你干嘛!”

李朝阳瘦得没几两肉的脸上露出没心没肺的笑容,“没啥,我总觉得你这回生病回来后,就跟神仙似的,飘乎乎的,说不定我一不注意你就上天去了。”

李铮牙根咬了咬,“快给我起来,你才要上天呢!”

李朝阳虽然瘦,但耐不住他高,整体分量可是不轻的。李铮身量小,被他靠着有些吃力。不过很快李朝阳发现,他被拎了起来。

是刚刚在课堂上冲李铮吼的那个男生,那男生很是高大,被海风吹得有些黝黑的皮肤,粗壮的胳膊,五官带着一股农家质朴的味道,他毫不费力地将李朝阳拎到一旁。

“你太重了,会压坏他的。”男生干巴巴地说道。

李朝阳气得跳脚,他……他明明很轻的,而且他也是有分寸了,可没有整个人压下去。

“张艋,你小子……”李朝阳想找张艋理论,同时他有意无意地将力李铮和张艋隔开,他可没忘记刚刚课上的场景。

张艋看了李朝阳一眼,一屁股坐在了他的位置上。

“我明天就不来上学了。我爸前两日出海,伤了一条腿,卫生所里的张婶说要好好养着。如果我们家没人出海,船就要被收回去了。我是我们家唯一的男人。”

张艋黝黑的面庞下,眼眶有些微微泛红,“我以为,生产队的人是因为你爸以前当过他们队长才对你们家特别优待,我不知道是这样,对不起。”

“我想读书的,我真的想读书的。我这次期中考试考了479分,刘老师说我能上深南大学,我们省最好的大学!读书出来,就能当领导,和罐头厂的那些领导一样。”张艋没给李铮说话的机会,他要的只是一个听众。

课间本该喧闹的教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安静了下来。

“我下半年大概也不读书了,我家里有人退休了,说厂子里的职位不等人,让我立马去顶上。”说话的是个女生,平时成绩很好。

“我妈说,毕业后让我进供销社,说这比考大学好。”

“我就更不用说了,你们都是好学生,我连大专都摸不着边呢,能顺利毕业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这就是华国的八十年代,高考录取率不到百分之十,这百分之十里还包括了大专。很多人被高考淘汰,但更多人,他们在通往高考的路上就被落下了。

******

“你在想什么?”周思甜推着自行车,奇怪地看向一片沉默不语的弟弟。放学的时候,李铮说什么也不肯坐车后座,她也只好推着车陪着他走路。

“我在想……未来。”李铮以前从没担心过未来,他认为凭他脑子里的东西,完全可以轻易地获得财富、名望等等。

但是经过今日,他发现他有些想当然了。

他现在是是个未成年人,一个连监护人都没有的未成年人。

诚然,他脑袋里有许多在前世价值千亿的原创药,但以他如今的身份拿出这些东西,犹如抱着金砖过市的孩童,就算是他自己,都能想出无数种方法夺走它们,更何况是国际上那些杀人不见血的资本大鳄。

安安稳稳通过高考,考上华清留校熬资历,申请自己的实验室,再开始以研发原创药的名义将脑海里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这是最稳妥的路,也是最慢的路。

就算是爱国的李铮,也不得不承认一件事,在华国的科研界,论资排辈的风气太重了,当年的他若不是顶着冷泉港的名头回国,根本不可能申请到自己的实验室。若是等到他四五十岁,他这辈子重生的意义何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2208ap.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