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302寝室的那些事全文阅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2208ap.cn
     302寝室的那些事全文阅读 (第1/9498页)
    
当胡子都在颤抖的老爵士唱出最后一句的时候,室的事全整个军营所有的士兵们都站了起来,室的事全仿佛是在轻声低吟般的声音,回荡在军营的上空,而那声音最后却化成了唯一的呐喊——“天佑都灵——!!!!”

文阅

室的事全

那些

文阅

室的事全

那些

文阅

室的事全

叶翩跹垂着穆弦歌的背,那些“现在的心情不好哦,你可以好好倾听吗?”

穆弦歌轻笑着,文阅“对于我来说,文阅前辈是最信任的人。”他抚摸着叶翩跹的脑袋,以示安慰。“前辈,如果不好过,你可以一直这么趴着,我会一直陪着的。”

叶翩跹听了此话,室的事全好像突然放松了下来,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流,浸湿了穆弦歌的衣衫,但穆弦歌一点也不介意。

许久,那些肩上没了动静,穆弦歌转过头看了一下,再次失笑,“前辈你可真是……像小孩子啊。”

树后的人看到这个模样的穆弦歌,文阅一时没忍住,笑出声来了。

“穆冉静……”穆弦歌克制着音调,但其威严度还是有的。

树后的人一个趔趄,摔了出来,此人身穿警服,若仔细看看是下午的那个青年。此时的她因摔倒,长发散落,没错,她是个女子。

“你不是说你去保护她吗?她怎么会这样?”穆弦歌斜抱起叶翩跹,看着怀中的那副睡颜,轮廓柔和了不少。但当看到她脸颊上的红印,瞬间又霾了阴翳。

“大……大……大哥。”穆冉静两只手十指轻点,小腿交叉,支支吾吾的。最终看着穆弦歌的黑脸,将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那个,大哥,这种事情我也是没有料想到嘛,谁知道一个大男人竟然会动手打女人啊。”

穆弦歌听着脸又黑了几分,最终选择丢开穆冉静,抱着叶翩跹走了。

“诶,大哥,我知道错了,你还是接着帮我的忙吧。”穆冉静跑到穆弦歌面前,双手合十,一副虔诚的模样。

穆弦歌按照之前的定位走着,丝毫没有理会旁边的人。倒是穆冉静不依不饶,跟随着穆弦歌的脚步,可怜兮兮的模样,水汪汪的大眼睛为了效果更好,硬是掐出了几滴泪水啊。

“人在山脚下。”穆弦歌从她身旁走过,丢下这句话。

穆冉静呆愣了好一会儿,最终高兴的跳了起来。却从远处过来一个声音,“但要记得你的话。”什么话?

“大哥,你帮我一下吧。”穆冉静抓住了穆弦歌的大掌,但看到他严厉的眼神,瞬间就放了,她傻笑着,“只此一次,下不为例。我已经帮你说了,你就帮我吧。”

“大哥,你就帮帮我们吧。”身后的小喽啰排开一排站直,向穆弦歌展现了一个完美的九十度躬。

先前还在笑的穆冉静,笑容瞬间僵住了,她感到汗淋淋,随后转过身,冲那群喽啰狂闪眼神,“大哥是你们叫的吗?还不给我闭嘴。”转过头又是一副掐媚的模样。

穆弦歌无奈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局面,这是干啥?

“大哥,我现在帮你去追那位叶小姐,然后你去帮我抓贼,就这样,拜拜。”穆冉静抢先一步跑走了。

“老大大哥,我们也先走了。”那群人也跟着穆冉静跑掉了。

“你们跟我来干什么?去协助我大哥抓贼。”林子里传出一声怒吼。

“是。”那群人的声音老大了,惊起一林子的鸟,“哇,那是猫头鹰诶。”也不知道是哪个人这么说了一句,想来他们的威力真的挺大的。

穆弦歌在想,如果不是那群碍手碍脚的人帮倒忙,他也许会更快的到达,这样也不会晚了。

穆冉静想回了刚才自己说的话,冲穆弦歌早已消失的方向吐吐舌头,“下次我可以去找那位叶小姐,我相信由那位叶小姐出马,你不答应试试。哼哼。”最后孩子气的哼了两声,朝着反方向走掉了。

在山脚下,穆弦歌抱着叶翩跹到了下午他们停车的那个地方,看着这个车安然无恙,他是不是该笑笑,来的警察是穆冉静呢?

他将身旁的座椅放下,小心翼翼的把叶翩跹放在上面,脱下外套,盖了上去,他也回到了车子里。

现在的叶翩跹浸在夜幕里,轻盈如扇的睫毛微微颤动,看起来睡得并不是那么好,未施粉黛的小脸上还残留通红的掌印。他不由自主的靠前,手拂过颊面,心头有着痛恨但更多的是疼惜。

“甙甙,那男子有什么让你非得在他身边的理由吗?”穆弦歌轻捏起她的一只手掌,似是询问,但他也知道唯一能回答他的人已经睡去。“若不能回答,那么请答应让我一直陪着你。”

“恩。”红唇里吐出破碎的音,随后转了个身,不知是回答还是纯粹是叶翩跹睡迷糊了。穆弦歌想,后者的可能性大于前者吧。

他无奈的回到位子上坐好,看了一眼身旁熟睡的女人,又将视线转到前方的路,黝黑的眸光消失在了无边的夜幕里。



第023章 关于称呼

('又是新的一天,时常有人去山顶想着日出东方的浪漫,当然也有人日上三竿也不知起床,叶翩跹很明显的是属于后者。

“翩跹,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哦。”迷糊中似乎有人在叫她,好像是母亲温柔的声音,不过却显得不那么真实。母亲在她选择要踏入演艺界的时候,就和她闹翻了,以至于连她的婚礼都没有参加。母亲对她,似乎有着难以诉说的故事,但这个故事是什么,她一直不知道。

“妈妈,那早起的虫子不就完蛋了吗?翩跹还是做虫子好了。”稚嫩的童音响起,记忆被拉到了好远好远。

她是没想到原来以前的童言是那么的好笑,与现在的网路笑话似的。

“前辈,前辈,起床了,再不起床,我要放大招了。”旁边活跃的声音硬是要将叶翩跹在睡梦中拉扯起来。

叶翩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面前豁然出现一个放大版的俊颜,吓得她马上清醒过来。

面前的人露出无害的笑容,“前辈,你醒了。”

叶翩跹见到此人只是坐在床边,松了一口气,她望向四周,纯白的装潢带着圣洁的味道,连床单和被子都是纯白的。她深吸一口气,竟感到有种对素净整洁的兴奋感。

“前辈,对于我的房间有什么要评论的吗?”眼前的人沐浴在晨光下,白色的被单映衬着她,穆弦歌看着竟不觉笑出声来。

笑声牵扯了叶翩跹的眸光,她看着眼前的人,没有缘由的就是信任,“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前辈都忘记了吗?”不过,昨天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好事情,忘了倒是件好事。

闻言,叶翩跹的脑海里浮现几个片段,她不禁抚上左脸颊,“若不是这儿还会痛,我也许会真的忘记了。”她的眼底闪过落寞,但看着自己手上泛着光亮戒指,抬起头,“穆弦歌。”

她突然唤了一声他的名字,侧过头,扬起真诚的笑容,“昨天,谢谢你。”

这貌似坚强的表现刺痛了穆弦歌的眼睛,但他不可以点破,他故意大声哈哈。“前辈,别这么温柔的跟我说话,我会误会的。或者说……”他突然凑近叶翩跹的脸。

他们的距离好像近了些,叶翩跹反射性的往后仰,可穆弦歌还是在不停的靠近,叶翩跹也在不停的退,最后直接倒了下去。

穆弦歌快一步将手放到她的后颈,“前辈,我不会吃人。”

晨光也照亮了穆弦歌的脸,叶翩跹再一次感叹面前的人的容颜,白皙透亮的皮肤是很多女人想拥有却难得的,鼻梁高挺,一双黝黑的眼睛泛着故事,好似会吸引人的黑洞。突然,她意识到了,她可是已婚的,怎么可以这样近距离的看一个男人?她一把推开穆弦歌,正了正身子,“你直接说你想说的话吧。”

穆弦歌做出疑惑的模样,“我说了什么?我好像不记得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2208ap.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