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来个手机能看的网址2021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2208ap.cn
     来个手机能看的网址2021 (第1/56456页)
    
手机赵晟天任她嘲笑。

通灵玉沉醉在温柔乡里,手机无数个问题全被抛到九霄云外,此刻它只想待在神尊大人身边,静静地享受此刻静谧祥和的气氛。

好景不长,手机外面忽然传来动静,是电子卡刷门的滴滴声。

手机一人一狗同时朝门口望去。

一道高大笔挺的身影出现在玄关处,手机背着光,面上神情不清晰,喘着气,大概冒雨而来,浑身湿透,很是狼狈。

家里的门卡,手机只有两张。一张在她这,一张在赵晟天那。

水顺着裤脚滴到地毯,手机南姒跳起来,“那是我新换的波斯花瓶地毯。”

离得近了,手机南姒望见他脸上极为寡淡的表情。

冷戾,手机震怒。

众人一边吃,手机一边闲聊着,三瓶的三个媳妇没有同桌吃饭,男人有时候谈事,女人还是不方便参与。

而且,手机对于三瓶来说,手机他不想自己的女人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又有什么危险,他不想她们担心。???????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都准备各自的撤了,三瓶的一名手下走了进来,看了张旭东等人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说,手机张先生又不是外人。”三瓶说道。???????“罗可谦先生过来了。”那名手下说道。???????三瓶微微的愣了一下,手机说道:“那还不快点请他进来,快点。”那名手下应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

三瓶转头看了张旭东一眼,手机说道:手机“是大罗派的罗可谦,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人。前些日子约好了他,没想到他竟然自己找过来了。”???????“可能是有什么事情吧。”张旭东说道。???????说话间,一个年轻男子在三瓶的一名手下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三瓶挥了挥手,手机示意那名手下离开,手机然后起身,微微的笑了笑,走上前去,说道:“罗可谦先生来之前怎么也不打声招呼啊,吃过了没有?如果没事的,就一起吃吧。”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章 相互寒暄

('?“我们都是老朋友了,就不用那么客气了。△↗,”罗可谦说道:“你上次不是约我,说是有个人要跟我见面吗?过些日子我可能要出去一趟,今晚刚好有时间,所以就过来看看了。你说的那个人在不在?”?接着,目光从张旭东、泰山和南宫烨的身上扫过。张旭东起身,走了过去,伸出手,说道:“你好,罗可谦先生,经常听三瓶说起你,这些年多亏了你的照顾,三瓶才会有今天。我叫张旭东,很高兴见到你。”?罗可谦伸出手去,跟张旭东握了一下,说道:“张先生太客气了。张先生的名字我好想在什么地方听说过,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总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边说边把目光转到了三瓶的身上。?“这是我大哥!”三瓶说道。?微微的笑了笑,张旭东说道:“鄙人乃是zo雇佣军的首领撒旦张旭东。”?罗可谦微微的愣了一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难怪了,难怪我觉得张先生的名字这么熟悉了,原来是大名鼎鼎的zo雇佣军首领,幸会幸会。”?“罗可谦先生过奖了。来,请坐!”张旭东说道。?微微的点了点头,罗可谦走到位置上坐了下来。

三瓶伸手招来一名手下,说道:“去准备一副碗筷,再吩咐厨房多做几个菜。”?“不用了,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就不用这么客气了。”罗可谦说道:“三瓶,我们都是老朋友了,就别这么客气了,否则我就真的有点不知所措了。”

顿了顿,罗可谦又接着说道:“我听说你被军队的人带走了,本来是打算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没想到你已经没事,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只是一些个小误会而已。”三瓶说道:“跟六蛤蟆将军的儿子苏尔有些矛盾,所以那个苏尔就带人过来把我给抓过去了。不过,张先生已经帮忙解决了,受了一点皮外伤,没什么大碍。”?罗可谦明显的愣了一下,接着笑了笑,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张先生不愧是zo雇佣军的首领,连我们有名的铁血判官也敬让张先生三分啊!”?“凡事都说不过一个理字,这件事情是苏尔做的不对,六蛤蟆将军自然不好纠缠不休。况且,私自调动军队可不是一件小事,六蛤蟆将军估计也是怕背上这个罪名吧。”张旭东说道:“据我所知,六蛤蟆将军在印国应该是属于中间派,罗刹教那边一直都很想拉拢他。所以,他也怕罗刹教的人会找自己的麻烦,我只不过是捡了一个便宜而已。”?“张先生太谦虚了。”罗可谦说道:“不过,不管怎么样,张先生能够说服这铁血判官就足够让我们佩服的了。”

“实不相瞒,这些年来,我们大罗派和罗刹教都一直在争取六蛤蟆,可是效果却是很不如人意,他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在印国的几大军区之中,我们大罗派和罗刹教基本上算是平分秋色,所以谁争取到六蛤蟆,谁就占据了上风。而且,六蛤蟆的门生遍布印国,如果有他的加入,实力自然会大大的上升。”

顿了顿,罗可谦又接着说道:“张先生似乎对我们印国的事情知道的不少啊,罗刹教别说是在国外了,就算是在印国内知道的人也不多,可是张先生却似乎知道的很清楚,看来,张先生做了不少的功夫啊!”?“只是听说过一点点而已。”张旭东说道:“在华夏的时候跟罗刹教的人打过一次交道,不然的话,我还真的不知道有这样的一个组织呢!”?罗可谦的眉头微微的挑了一下,接着说道:“那么张先生这次来印国是为了什么?跟罗刹教有关系吗?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还希望张先生直言,我一定尽力而为。”?“那我就先谢过了。”张旭东说道:“实不相瞒,在华夏的时候跟罗刹教的人有些过节,这次过来呢,其实也是想跟罗刹教的人讨一个说法。”?“这个可不容易。”罗可谦说道:“罗刹教的人向来都非常的护短,而且自大,想要跟他们说理,只怕算是说不通的。”?“这也是我为难的地方啊,所以才让三瓶约你出来。”张旭东说道:“你在印国那是有身份有地位,如果有你帮忙的话,应该会有效果的。”?“张先生太抬举我了,其实我在大罗派不过是个打杂的而已。况且,我们大罗派跟罗刹教向来都是敌对的,别说我在罗刹教说不上什么话,就算是能说的上话,他们也不会理我。甚至,事情反而会越来越糟。”罗可谦说道。?顿了顿,罗可谦又接着说道:“张先生如果相信我的话,就听我一句劝,跟罗刹教的人说理的话,没有地方说。如果张先生只是想讨回一个公道的话,那我觉得张先生还是放弃算了,如果心里实在不服气,就灭了罗刹教。想要他们给你一个公道,那是不可能的。这话我说的有点重,还希望张先生不要见怪。”?“哪里哪里,罗可谦先生说的话很真诚,这说明是拿我张旭东当朋友,否则的话也绝对不会跟我说这些。”张旭东说道:“看样子,我这趟是要白来了啊,罗刹教在印国的势力可是非常的大,我根本没办法跟他们斗啊!”?“张先生自谦了哦,谁不知道张先生的zo雇佣军乃是雇佣军世界的王者啊,就连m国和欧洲的那些人都说如果zo雇佣军执行斩首任务的话,没有一个人可以躲过。就单单是这份势力,就足以让人吃惊了。”

罗可谦说道:“如果张先生出马,只怕没有什么事情办不成的。况且,这罗刹教的人功夫虽然很不错,但是其实并不得人心,这些年做的事情有些让人怨声载道了。”?

至少,罗可谦是不相信的。?不过,张旭东既然没有说明,罗可谦也不好问明白。在没有摸清楚张旭东的来意之前,罗可谦也不敢胡乱的说话。

张旭东也是一样,虽然说大罗派跟罗刹教是敌对的,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到底已经到了什么地步,又或者说,大罗派的目标是什么,张旭东都是一无所知,所以他也不能现在就随意的说出这些话出来。?“罗可谦先生有些过誉了,虽然我zo雇佣军在国际上的确是有些名声,但是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罗刹教在这里根深蒂固,凭我zo的那点实力,很难能够在这里跟他们斗。”张旭东说道:“况且,我对罗刹教一无所知,他们首领是谁?总部在什么地方?有多少人?实力有多少我都是一无所知,这种情况之下,我就更没有办法跟他斗了。”?“呵呵,张先生说的也有道理。”罗可谦说道:“如果张先生有什么需要的话,我大罗派倒是愿意给张先生提供一些帮助。”?微微的笑了笑,张旭东说道:“那我先谢过了。据我所知,大罗派跟罗刹教的关系也不好,现在罗刹教更是印国的当权者,如此的情况可是对大罗派十分的不利哦,难道大罗派就没有想过对付罗刹教吗?”?“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罗可谦说道,“实不相瞒,我大罗派如果论实力并不比罗刹教弱,只是,这些年我大罗派的门主不在,所以,门内的大小事务基本上都是交给几个长老在处理,这在一定的程度上对我们大罗派的实力削弱不少。”?“大罗派的门主不在?”张旭东诧异的问道:“他去什么地方了?”?罗可谦苦笑了一声,转而说道:“不说这个了。这次我过来只是想来看看而已,现在看到三瓶没事了我也就放心了。张先生什么时候有空的话,告诉我一声,我跟门内的几个长老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约个时间出来见一见。”?“好,那就麻烦罗可谦先生了。”张旭东说道。

既然罗可谦不愿意提大罗派门主的事情,张旭东也不方便继续的追问,尽管张旭东的心里也有些疑惑,堂堂的大罗派门主竟然常年的不在门中,这的确会在一定的程度上影响到一个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那我就先告辞了,张先生,改日再见。”罗可谦站了起来,说道。接着又看了三瓶一眼,说道:“三瓶,你也好好的准备准备,政府高架桥的工程我们一定会帮你争取一下,就算是给那个尼幸一个打击,刺激一下罗刹教,免得让他们狂妄自大,认为自己可以只手遮天。”?“那就麻烦罗可谦先生了,改日三瓶在登门拜谢。”三瓶说道。没有张旭东的吩咐,他自然也不会将尼幸已经被自己抓住的事情说出来。况且,就算是尼幸死了,相信罗刹教的人也不会放弃这个工程的,所以,还是需要大罗派的人帮帮忙。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奇异的藏身之处

('???????众人都站了起来,罗可谦倒是很客气的一个个的握手,然后走了出去。

就在罗可谦刚刚出门,忽然一道人影从天而降,凌空一掌朝罗可谦拍了过去。

那气势非常的骇人,站在罗可谦身旁的张旭东甚至可以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掌风,张旭东不由的大吃一惊,慌忙的一把拉住罗可谦的手臂将他甩到一边,一掌迎了上去。???????“砰!”的一声,张旭东的身躯不由的晃了一下,“蹭蹭蹭”的后退了好几步方才站稳,口中一甜,体内的气血翻滚,张旭东硬生生的将到嘴里的血重新的咽了下去。

泰山和南宫烨慌忙的走了过来,关切的问道:“东哥,你没事吧?”???????张旭东微微的摇了摇头,不敢说话,努力的压制着自己体内翻滚的气血,生怕一不小心开口说话,会导致自己忍不住吐血。目光缓缓的朝前看去,只见一个中年男子站立在自己的面前,脸色有些阴沉死气,就如同是僵尸一般,身上好像没有一丝的生气。???????张旭东的眉头不由的微微皱了一下,刚才那简单的对招,张旭东可以感觉$□,..的出对方的实力,绝对在自己之上。

虽然自己只是仓促之间迎战,不能完全的发挥出自己的实力,但是张旭东可以感觉的出来对方好像也没有用尽全力,显然对方的目的并不是想要杀了罗可谦。

三瓶这件庄园虽然防备不算是无懈可击,但是想要轻易的进来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看清楚对方的面容之后,罗可谦不由的愣了一下,浑身没来由的一颤,愕然的说道:“你……你是……”显然,罗可谦是认出了他。???????刚才的响动已经惊动了三瓶的那些手下,此刻纷纷的围了过来。

然而,中年人的脸色十分的淡定从容,没有一丝的恐惧,更确切的说,他的脸上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表情,面如死灰来形容他是再恰当也不过的了。???????“你是谁?竟然敢擅自闯进这里?”三瓶愤怒的说道。???????中年人的目光在张旭东的身上扫过,淡淡的说道:“你就是张旭东?哼,怪不得首领这么看中你,的确有些能耐。”

接着,目光转向罗可谦,中年轻说道:“说,龙傲天在什么地方?”???????听到中年人的话,张旭东的表情微微的愣了愣,他说话的语气跟名有点像,难道……他也是神络的人?张旭东忍不住的想道。

心里更是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神络的人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真是一个比一个变态,还不知道这样的人到底有多少,跟这样的一个组织交手,自己到底会有多少的胜算呢?希望有些渺茫。???????罗可谦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我也不知道门主在什么地方,你问我也没有用。”???????“你会不知道?哼,你再不说,我就杀了你。”中年人说道。???????“你杀了我也没有用,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罗可谦说道:“如果我知道门主在什么地方的话,又怎么会不请他回来?你还是不要在我身上浪费心思了,要杀就尽管杀好了。”???????中年人的眼神微微的变了一下,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好,既然你不说,那我就送你去见郝王爷吧。”话音一落,中年人再次的冲了上来。

张旭东不敢有所怠慢,慌忙的拦在了罗可谦的身边,说道:“泰山,南宫,你们保护好他。”同时,催动身上的螺旋太极之气,大吼一声:“第六门,景门,开!”

霎时,螺旋太极之气如滔滔巨浪一般不停的涌出,站在他身旁的人忍不住的被逼的步步后退。???????中年人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停下脚步,说道:“八门遁甲?不对啊,你怎么会八门遁甲?难道是……”

中年人有些想不明白,八门遁甲乃是华夏当年叱诧江湖的张枫的独门绝技,可是这些年,中年人有些不明白张旭东是从什么地方学会这八门遁甲的。???????“我父亲的功夫,我自然要学一些。”张旭东说道:“这是血煞门门主郝天鹰传给我的,正是我父亲当年的成名绝技。”???????“看来你对你父亲很崇拜啊。”中年人淡淡的说道:“只是不知道如果你有一天知道你父亲跟你想象之中的完全不一样时,你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呢?”???????张旭东微微的愣了一下,诧异的看着中年人,有些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中年人淡淡的说道:“你不用看着我,如果不是首领吩咐我们不要杀你,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杀你,易如反掌,就算你有八门遁甲也没用。”

接着目光转向罗可谦,中年人接着说道:“回去告诉大罗派的那些人一声,让他们通知龙傲天,如果他再躲着我的话,我就灭了大罗派。我说得出做的到,他一天不出现,我就杀一个大罗派的人,我倒是很想看看他能忍到什么时候。”???????罗可谦心里吃惊不已,却是不敢说话,他很清楚这个中年人的实力,那不是自己可以应付的。

而且,他是说到做到,整个大罗派除了门主龙傲天以外,只怕没有人可以对付的了他,此时还是不要招惹他为好,回去以后再慢慢的说了。???????接着中年人的目光又转到了张旭东的身上,说道:“小子,这件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否则的话,我不管首领是什么命令,我都会杀了你。好自为之。”说完,中年人缓缓的转身,朝外走去。???????“这就想走?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三瓶的话音一落,那些手下瞬间的将中年人围了起来。中年人停下脚步,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就凭这些人吗?”???????罗可谦心里可是暗暗的叫苦,不停的给三瓶使着眼色,让他千万不要招惹这个中年人,万一他真的发起火来的话,这里的人没有一个够他打的。?张旭东挥了挥手,对三瓶说道:“让他走!”三瓶微微的愣了一下,点点头,吩咐自己的人让开。虽然他不理解为什么张旭东要这么做,但是既然是张旭东的命令,他就要听从,不管是什么。???????看着中年人离去,张旭东顿时的松懈下来,“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刚才强忍着自己体内翻滚的气血,打开六门,此时松懈下来,再也忍不住了。

虽然经过了万海的换血贪婪,张旭东拥有了巫族的强悍贪婪,但是毕竟时日尚短,而且八门遁甲的后遗症实在太重,张旭东的身体还是有些微微的作痛。???????泰山和南宫烨慌忙的上前扶住张旭东,关切的问道:“东哥,没事吧?”???????微微的摇了摇头,张旭东说道:“没事,休息休息就好了,这个人的功夫太高。”

然后转头看了罗可谦一眼,张旭东问道:“罗可谦先生,你似乎认识这个人,他到底是谁?”???????“他是罗刹教叛徒,梵天。”罗可谦说道:“当年梵天叛出罗刹教,罗刹教的人派出了打量的人手追杀他,所有的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活着。”

“其实,婆罗门和大罗派原本是一个宗派,后来分化成两个组织,互相敌对,这个梵天也是我们大罗派门主龙傲天的师兄,实力高深莫测,无论是在大罗派还是在罗刹教,都无人可敌。”

“原本,梵天是我大罗派的人,后来叛出大罗派加入了罗刹教,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杀了当时罗刹教的教主,又叛出了罗刹教。没想到他到现在还活着,这件事情我必须要尽快的告诉门内的长老,让他们商量对策。张先生,我就不多打扰了,先告辞了。”???????张旭东也没有做挽留,微微的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也的确出乎他的预料,大罗派竟然跟罗刹教原本是同一个宗派。

不过,看这个梵天的说话样子,应该是神络的人。

这让张旭东的心里有些不安,神络出现的人一个个都是那么的强悍,自己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如此下去的话,将来万一有一天神络要对付自己,自己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虽然他现在并不清楚神络的首领为什么下令不杀自己,但是张旭东明白他们肯定是想从自己的身上得到什么东西,迟早有一天,还是会兵刃相见的。???????“东哥,先扶你进去坐下吧。”泰山说道。???????张旭东微微的点了点头,转身走到屋内坐了下来,闭目调息了片刻,身上的伤痛渐渐的淡去。

接着转头看了三瓶一眼,张旭东问道:“三瓶,你对大罗派知道多少?”???????“不多。”三瓶说道:“大罗派到底有多少人,上面都有哪些人,我一无所知,每次大罗派跟我联系都是通过这个罗可谦。不过,有一点我倒是清楚,大罗派的门主龙傲天这些年一直在监狱里。”???????“监狱里?”张旭东不由的有些惊讶。???????泰山和南宫烨也是一样,堂堂大罗派的门主怎么会在监狱里呢?南宫烨诧异的问道:“大罗派在印国的势力那么大,他们的门主怎么会被关进监狱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进入监狱

('?“当然不是有人把他关进去的,而是他自己进去的。◎,”三瓶说道,:据说,这个龙傲天为人比较的懒散,而且,不太喜欢争权夺利,所以,为了清净索性躲到了监狱里面。若非是他自愿,凭借着大罗派的实力,谁敢把他关进去啊。”

“再说,就算没有大罗派,如果不是龙傲天心甘情愿的话,也没有人可以关的住他,据说这个龙傲天的功夫相当的高,自从出师以后从来没有败过。”

“这些年大罗派的人也无数次的派人去监狱里探视他,希望他可以出来主持大局,可是这个龙傲天却是置之不理,就当做什么也没有看见。”?“这倒是一个很奇怪的人。”泰山说道。?“那这个梵天跟龙傲天有什么恩怨吗?”张旭东问道。?“这个我就不是很清楚了,不过,听说是为了大罗派的门主之位。当年他们的师父,也就是大罗派的上一任门主死去之时,将大罗派的门主之位传给了龙傲天,梵天身为师兄却是什么也没有得到,心里难免有些愤愤不平。我想,这也是他叛出大罗派的原因吧。”三瓶说道。

顿了顿,三瓶又接着说道:“现在梵天又回来了,只怕罗刹教和大罗派都要遭殃了啊。罗刹教的人是绝对不会放过梵天的,当年梵天杀死了罗刹教的教主,害的罗刹教差点四分五裂,罗刹教的人怎么会不报这个仇呢。”?微微的点了点头,这个梵天的突然出现,有点把印国的形势变得更加的复杂了啊!

不过,张旭东更感兴趣的还是那个龙傲天,如果他当初对大罗派的门主之位不在意的话,为什么不让给梵天呢?这样,或许还可以保留住他们的师兄弟情谊。

如果他在乎的话,那这些年来也不会躲到监狱里不问世事了吧?这个人身上,有着很多让张旭东好奇的地方。?“那你知不知道那个龙傲天在哪家监狱?”张旭东问道。?“就在新都监狱。”三瓶说道。?“这个消息只怕不是什么秘密了吧?我想,那个梵天应该很快就可以找到他。”张旭东说道:“三瓶,你有没有办法将我安排进监狱?”?“进监狱?”三瓶不由的愣了一下,说道:“张先生,这新都监狱可不是一般的地方,里面关押的可都是重刑犯,很多犯人在里面被打死,这都是家常便饭。而且,张先生为什么要进这监狱里啊。”?“东哥是想去会会龙傲天。”泰山微微的笑了笑,说道。?三瓶微微的愣了一下,诧异的看了张旭东一眼。微微一笑,张旭东说道:“有这样的一位隐世不出的高手,如果我不去拜会一下的话,似乎有点说不过去。我也很想去会一会这个龙傲天,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当我看见人才都有一种心里痒痒的感觉,呵呵。”?“张先生,可是这新都监狱可不是一般的地方,里面太过的混乱,而且,还有很多的混乱的恐怖分子,他们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做的出来的。你进去的话,我有些担心。”三瓶说道。?呵呵的笑了笑,张旭东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呢?况且,一般的人我也不怕,相信我还是可以应付的。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也不会硬撑的,到时候你在把我弄出去就行了。怎么样?没问题吧?”?“既然张先生已经决定了,那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三瓶说道:“明天一早我就去帮张先生安排,相信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满意的点了点头,张旭东说道:“好。你应该要明白一点,做事有时候不能拘于常理,否则的话只会束缚住自己的脚步。不管结果是不是一定可以成功,但是起码也要去试一下嘛。好了,都各自的回去休息吧!”?“东哥,你的伤势真的没什么大碍吧?”南宫烨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没什么,只是气门有点受伤,刚才调息了一下就好多了。”张旭东说道:“晚上休息一下,相信明天就没什么问题了。呵呵,我的恢复能力那可是相当厉害的。”?“我这里有药,东哥拿去服下,对你的伤势有帮助。”南宫烨边说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递了过去。?“这是什么药?”张旭东疑惑地问道?“放心吧,这些都是用植物炼出来的。”南宫烨白了张旭东一眼,说道。?嘿嘿的笑了笑,张旭东伸手接过,说道:“那先谢了。对了,尼幸那边就交给你了,你要抓紧一点进度,梵天的出现有些打乱了我原先的计划,不知道会产生什么变故,最好尽快的从尼幸的口中问出一些关于罗刹教的事情出来,这样,我们才有针对性的下手。”?微微的点了点头,南宫烨说道:“东哥,你就放心吧,不出两天,不出两天我就可以把尼幸的嘴巴撬开,让他把知道的全部说出来,包括他跟多少女人上过床,时间多长都会一一的交代清楚。”?微微的笑了笑,张旭东说道:“你办事我放心。泰山,你协助一下南宫。好了,都去休息吧,我也该去打坐调息一下,刚才那一掌可真是不轻啊。”说完,张旭东起身站了起来,缓步的朝楼上自己的房间走去。?三瓶看了泰山和南宫烨一眼,问道:“东哥是不是办每一件事情都这么自信啊?”?“东哥虽然自信,但是从不自大,不会轻视自己的对手。”泰山说道:“他这样表现其实也是为了给我们信心,你要知道,信心对于成败往往起到很决定性的作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2208ap.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