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别乱动不然疼的是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2208ap.cn
     别乱动不然疼的是你 (第1/59页)
    
马可的表情有些愣愣的,别乱这个银发巫师第一次有些许小小的激动,别乱像是哭笑不得的捧着代表了身份的戒指,以及象征着自己所掌握魔法水平的项链:“我、我还以为你已经把这些都给忘了呢,没想到还记得。”

因此当胜利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别乱整个城镇才会那样的激动——他们并不在乎都灵王国又扩大了多少领地,别乱征服了多少城邦亦或者有没有给那些该死的巫师教训,他们只想知道战争是不是真的结束了。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站在教堂的大厅,然疼穿过一幅幅似曾相识的壁画,平静的目光瞻仰着洁白的光辉十字雕塑,仿佛在那一片晨光之中能够感受到多少神圣的意味。

这就是都灵人信的神?站在门外的唐纳有些出神的看向走进去的爱德华.威特伍德老爷,别乱尽管不知道究竟为什么他执意要先来这个教堂,别乱而不是直接住进那舒舒服服的城堡,但他还是老老实实的跟着一起来了,还有一个叫安洁拉的小女仆。

为了将奥托维克金库的黄金运走,然疼爱德华不得已将小古德温派了出去,然疼让刚刚宣誓效忠。还不清楚究竟忠心如何的唐纳担任自己的护卫和侍从职责——哪怕是作为一名骑士,爱德华身边能够真正相信的人依然寥寥无几。

或者倒不如说,别乱除了安洁拉和小古德温之外根本连一个亲信都没有——至于马可.塔斯克,别乱对于这个满嘴谎言永远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银发巫师,爱德华根本不可能过多的信任,即便对方已经彻底表示了臣服,而且貌似忠心耿耿的模样。

但是对于新晋护卫唐纳而言,然疼却是“深感荣幸”,然疼并且十分尽职尽责,有模有样的将自己当成了爱德华的“护卫队长”——为了把自己看起来体面些。至少不让“爱德华老爷丢人”,他还特地想办法打扮了打扮。

一身黑色罩衣和斗篷,别乱扔了毛皮换上了长筒靴和皮手套,别乱再挂上一把多米尼克弯刀和精钢锻造的黑色手斧。总算是不像个北方的野蛮人了。但还是和骑士有些差距——更加酷似那些在国王港或者海马港讨生活的异邦佣兵。

不过唐纳自己倒是感觉非常好,然疼尤其是在自己和弟兄们新换的这一身行头,然疼全都是自己那慷慨的老爷出钱——既然他们已经是自己的私兵,爱德华自然也是不遗余力,从兰德泽尔那里购置了一批装备,从头到脚的武装了起来。

韩宴深思熟虑后,别乱最终应下。

在戏里,然疼而韩宴饰演南姒的青梅竹马——一个满怀深恨的男人。他们有一场床戏,是男主醉酒强-暴了女主。女主半推半就,既痛苦又心酸。

拍的时候,别乱南姒压根都不用拿捏,直接拿出以前在床上对付赵晟天那套,情绪动作极其到位。

但对于韩宴来讲,然疼这场戏简直折磨人心。

别乱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无法接住对手戏的时候。

她垂眸,一双清纯无辜眼,两条细瘦白嫩腿,三句咬唇低喃语,倾国又倾城。

他看在眼里,几乎疯魔,哪里还顾得上戏中台本。

她唇角带笑,喊他剧里的名字:“燕哥哥。”

燕哥哥,宴哥哥。

韩宴心跳如狂,凹在她身上的手,怎么也无法再往下一寸。

再往下一寸,他就要泄了。

她却故意往他怀里撞,长腿轻触,无意胜有意。

韩宴恶狠狠瞪着她。

妖精。

导演喊“cut\",训韩宴:“韩宴你今天怎么回事?”

韩宴深呼一口气,要求:“导演,再给我点时间。”转身立马让助理买几瓶白酒。

酒壮人胆,一气呵成。

这场拍完后是杀青宴,韩宴黑着脸谁也没理,直接回了酒店房间。

一场自-慰,他心力交瘁。



第149章 应该算是总裁坑的后续

('令通灵玉没想到的是,南姒说完想演的第二天,剧组合同就送过来了,女一号。

杨燕喜出望外,笑得嘴都要咧开,看着南姒就跟看摇钱树一样。

都已经快开机的电视剧,而且还是大制作一众戏骨加盟,说抢就抢,真真的手段真是越来越了不得。

“赵公子打电话来说,最近要出差,让你好好照顾自己。”

南姒点点头,完全不在意:“最近我要专心研读剧本,其他的事能推都推了吧。”

杨燕自然说好,想起一件事,犹豫道:“真真,你妈度假回来了,记得打电话问候。”

其实平时这种事,根本不用她提醒。

这俩母女关系好,元真真是个孝顺女,什么都听母亲的,替母亲还赌债赡养她奢华的生活,可以说,母亲就是元真真的命。

只是,元凤美似乎并不那么爱这个女儿。

元真真精神奔溃入住戒断康复所,元凤美转头就去欧洲游,在外面玩了大半年,现在才回来。

南姒嘴上敷衍应下,不一会就忘得一干二净。

元凤美杀上门时,南姒正在一边逗狗一边看剧。

元凤美一打量,发现屋里所有摆设都焕然一新,女儿所用的东西,都是最贵最好的。她惊讶问:“这些都是哪来的?”

南姒耐着性子道:“我花钱买的。”

元凤美一愣,“你哪来的钱,钱不都在我账户里吗?”

以前元真真的薪酬都是自动存入元凤美账户,只留基本的生活费。南姒来后,直接取消自动入账,另开了个账户,一分钱都没给元凤美汇过。

元凤美拿手机银行查完账,内心掀起轩然大波。她压着性子,哄道:“真真,你的财务一直都是妈妈打理,理财很复杂,妈妈怕你没这个精力。”

南姒盘腿歪在沙发上,声音都格外动人,她笑:“妈,不劳您操心,我自己能行。”

元凤美恼怒,“妈说你不行,就是不行!听杨燕说,最近你接了个大广告,薪酬肯定不少,立刻转到妈妈账户,省得你乱花钱。”

南姒拒绝。

元凤美跺脚,“反了天你!”

南姒忽地问:“妈,以前我存在你那的钱呢?”

元凤美猛地听到这一句,有些慌张,声音扬高:“不是都说了吗,你的钱,妈都给你存着呢。”

南姒内心嘲笑地哼一声。

元凤美作势一副要掏出银行账户数字给南姒看的样子,捧着手机银行刷了半天,都没刷出个什么。她有些不自在,见南姒并没有像平常那样乖巧给她台阶下,心中更乱,强行安慰自己。

虽然真真的钱都用完了,但只要真真争气能挣更多的钱,以后就不愁吃穿。至于真真以后问起来该怎么回答,她都已经想好答案了。

反正她是她的母亲,女儿挣钱给妈用,天经地义。

元凤美开始转换话题,长篇大论地训导。

南姒漫不经心地涂抹指甲油,元凤美的话,她一个字都不想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2208ap.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