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故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2208ap.cn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故事 (第1/91页)
    
“可是这个工程好像被14k承包了!迈开”伍思彪叹了口气道:“而且不是在我们的地盘上,我们没有想过,也不敢去想。”

米雪很了解父亲地说:贝故“他肯定又再拉人到军队,贝故这毛病一辈子都改不了。对了,我估计很快就要离开玉都市了,以后你到京府市一定要给我打电话哦!”

“嗯,迈开那是一定的。”林心怡点着头,有些不舍地拉着米雪的手。

米雪笑道:腿让“记得带上张旭东哦。你的项目我一定会和我爸说的,腿让让他和当地商业的管理者讲一下,把你扶持重点企业,不过我爸这人肯定一就是一,不会给你什么太多好处,还要看林姐姐你自己努力!”

“呵呵,贝故我一定会努力的,记得帮我谢谢米伯父!”

“好,迈开我会转告他的!”

“米伯父,腿让您要走了”张旭东见米昌国有了要离开的意思就说:“我不能出去送您了。”

“没那么多俗套的东西,贝故和你这个小伙子谈了一会儿,让我对玉都市的格局了解了不少,还是那句话,好好发展我看好你!”

“一定的!迈开”张旭东点着头说:“米伯父慢走!”

而且他知道,腿让就是这个人杀害了她的唯一亲哥哥,即便不是张旭东动的手,也是因他而死,在她的眼里张旭东不过是个将死之人。

和叶欢欢,贝故张旭东并没有什么,贝故要有也是对方把自己当成仇人,相信关于叶振的事情,北堂傲肯定早晚会去除掉,自己没有必要再得罪一个女人,而且还是学考古的女人,万一哪天自己离开这个世界,墓肯定是要被盗的。

微微一笑,迈开张旭东说道:“叶家大小姐是吧?怎么了?好像被人赶出来了。”

“你就是张旭东?我记住你了。”叶欢欢用仇恨的眼神瞪了张旭东一眼。她来找董钟可不是来请教什么的,腿让只是拿着一件古董想要鉴定一下,腿让如果是真的就送人。身为叶振的女儿,叶欢欢自然明白,不过是变着法送给董钟而已,只是没有想到,会被拒之千里之外。

叶欢欢本来以为这非常的简单,贝故天底下哪里有人白送东西不要的,贝故而且自己还接着请教教授的名义,可是让叶欢欢没想到,董钟完全是个老顽固,还没有等自己说明来意,就把自己赶了出来,即便用自己父亲的名头,董钟还是鸟都不鸟。

看着张旭东,叶欢欢冷笑道:“你可以进去试试,保证不出一分钟就和我们一样。”

“欢欢说的没错。”叶霖楚在一旁帮腔道。

董钟是那种正儿八经的人物,虽然没有什么官职,也不是重要任务,可他的名气非常的响亮,一些高官都要称其为董老,因为他的学生现在已经桃李满天下,其中不乏有些坐上高位之人,他自然不会把一个黑道头子放在眼里,而且叶霖楚要把叶振抬出来吓唬他,更是让他厌恶的了不得。

张旭东微微一笑,说道:“叶大小姐好大的脾气,不过那是对你们,他可不会赶我出来,不相信你们看着。”

“哼,我看你是怎么进去的,又是怎么出来的。”叶欢欢还真的转身准备和张旭东上楼上,在她想来,张旭东肯定会和自己一样,被董钟赶出来,到时候自己也好讥讽他一番,出一口心头的恶气,尽情地羞辱这个“杀人凶手”。

“欢欢,我们要跟着上去?”叶霖楚微微有些诧异。

叶欢欢白了他一眼,说:“你可以在下面等着,我上去看看。”

盯着张旭东看了看,叶霖楚一副好哥哥的模样,说道:“我还是跟着上去吧,要不然不放心。”

张旭东也不多说,打开电梯门,三人前后上去。到了楼层,便上前按响了了门铃,这时候们开了,确实一个风韵犹存的少妇,不过看打扮应该是保姆阿姨之类,只不过这个少妇打扮的有些太大胆了。

少妇还没说话,就听到里边传来略带沙哑的声音,说道:“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你的东西我不会帮你鉴定,带着你的东西离开这里。”他的言语相当的锋利,毫不顾忌别人的感受。

少妇打量了张旭东几眼,轻轻抿了抿嘴唇说道:“董老,不是刚才那一男一女,而是一个帅……一个小伙子。”

里边的董钟一愣,不过很快又沙哑地说道:“谁都一样,我正在准备明天的拍卖会,今天闭门谢客,让他离开吧!”

少妇有戏失望地看了看张旭东,然后说道:“你也听到了,请回吧。”说着,还对张旭东抛了个媚眼,要是眼前的年轻人能留下他的名片就好了。

电梯口的叶欢欢和叶霖楚听到也看到了这一幕,各自露出不同的表情,心里想着就是这些吃瘪了吧?让你小子刚才装,这叫活该。

对于董钟的态度,张旭东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微微地笑了笑,把嗓门放大说道:“董老先生真是老当益壮,而且火气很大啊,不会是我的到来打扰了董老先生的好事吧?”

张旭东这话一出,明眼人一听就知道是什么意思,而那少妇也羞涩地低下了头,略带着一丝的红晕,看这样的情况,张旭东知道自己猜对了。根据资料显示,董钟中年丧偶,再没有娶妻,而是喜欢和有夫之妇的女人勾搭,看这保姆的打扮,张旭东才这样挑衅地说。

听出其中蕴含的意思,董钟也明白这是相当了解自己的人。而以董钟现在的身份,他最怕就是晚节不保,导致一辈子树立起的名声败坏,如果让人传出去他和有夫之妇办好事,那他名誉也就化为乌有了。

本来,以董钟的身份和钱,他想娶个十八的女孩儿都没问题,可也就是因为他身处的位置不同,如果再被那些媒体大肆宣扬,那么一生的洁身自好就变成了条条罪孽。

董钟沉默了片刻,那沙哑的声音再度响起:“让他进来。”

少妇把门敞开,有些暧昧地笑了笑,请张旭东进去。看到这一幕的叶欢欢和叶霖楚完全呆住了,怎么就说了这么一句废话就让他进去了,这也太不正常了。而张旭东临进门的时候,回头给了叶欢欢一个坏笑,气的这丫头差点暴跳如雷起来。

张旭东猜的没错,刚才董钟和少妇保姆正在鱼水之欢,结果叶家两个小辈来到打扰了他们,害的董钟立刻就皮软了下来,怎么叫就叫不起来,这怎么能让他不生气,这么大年纪还能保持这样的激情,已经属于老人中的炮了,如此难得却被人吓成这样,他不紧张以后的幸福生活才怪呢!

“小伙子,请坐,我去给你们泡茶。”少妇临走的是,还不忘碰一下张旭东结实的胳膊,心里一阵的雀跃,好喜欢这种结实感啊!

张旭东在沙发坐下不一会儿,就看到董钟从阁楼上走了下来,身上只是穿着睡衣,明显不像是在准备明天的拍卖会,摆明就是刚才在办正事。

如果张旭东猜的不错,要是自己不来,那少妇肯定正帮董钟往起吹着,还想把事情继续下去,实在憋得难受。等到董钟坐在了自己的对面,张旭东微微一笑,说道:“董老真是老骥强悍志在千里,真令我们这些年轻人佩服,就算我们也没精力在大白天做事情。”

此时,那少妇端着茶走了过来,把两杯放下,听到了张旭东的话,更是脸红如潮,连忙转身上了阁楼,不敢直视张旭东那种仿佛看透了一切的眼神。

董钟的脸色也是变了又变,看着张旭东说道:“年轻人,说吧,找我有什么事情。”

“对于在下很重要的事情,但对于董老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张旭东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董老应该就是明天拍卖会的鉴宝大师吧?那想必也知道‘狼吻’的事情吧?我希望董老在鉴定的时候差不多就过关了。”

董钟微微一愣,有些错愕地看着张旭东。他得知这次拍卖会会出现“狼吻”这样的东西也非常的吃惊,他无法相信一把刀割破了人,就会致命。而听张旭东这么一说,董钟似乎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所谓的“狼吻”只不过是个幌子,就是为了骗钱的赝品,这样的东西怎么可能存在呢?

可是他完全想错了,狼吻刀确实存在,只不过即将被张旭东掉包而已,而董钟认为张旭东要自己和他演一出戏,目的就是太高狼吻刀的家伙,而这把所谓狼吻刀就是张旭东,要不然绝对不会找上自己。

鉴宝这东西考的就是一个眼力劲,你觉得一件东西是无价之宝或者一文不值都可以,贵在个人的欣赏和古董历史故事和价值。而张旭东让自己帮这个忙,自己一旦不帮,肯定今天的事情就会被宣扬出去,他最终便是身败名裂。而自己一旦帮了这个忙,被人发生了,同样也是一样的结果,而且还违背了自己的初衷。

仔仔细细地打量了眼前这个年轻人,董钟沉声问:“不知道这位先生这么称呼?”

第三百八十五章 针吻之刀

('

“我叫张旭东。”张旭东直接说道,这个名字是父母留给他的,每当他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就会感到无比的温度和自豪,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存活于这个世界上。

董钟浑身一抖,他可是襄阳人,年轻的时候还全国各地走走,在五十岁之后便再也没有踏出襄阳城一步,对于整个襄阳城还是非常了解的。

三年前襄阳城作为华夏国内三大顶尖势力的决战地,他一直都在观望,后来张旭东带着龙帮的到来,彻底改变了这一现状。不但让三大势力退出襄阳城,更是龙帮盘踞了整座城市,已然是地下的望着。对于这样著名的人物,董钟岂会不知道,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卓越非凡的年轻人会找自己而已。

让他也疑惑起来,像张旭东这样的人物,应该不屑这样骗钱,毕竟狼吻刀再怎么珍贵,也不会离谱到哪里去,整个东升集团一年的收入就是天文数字,又何必去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去谋取利益呢?

“张先生的大名是如雷贯耳,让老朽惊叹不已,只是没想到你会用这种方式来赚钱。”董钟有些佯装着不屑地说道,其实就是激张旭东说出实情的真相。

张旭东微微一愣,想这董钟应该是误解自己的意思了,便淡然一笑说道:“我想董老是误会在下的意思。那把真的‘狼吻’已经在我的手中,我只是希望董老帮个忙,把拍卖会上那把假的鉴定成真的,而且我还是会用高价拍下来。这样既不影响董老的名声,又不会对我造成什么损失,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

其实张旭东心里明白,虽然解决掉了一匹人,可是窥探狼吻刀的人还是不在少数,他就是想用那把赝品去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到时候只要随便让其他人夺走,就可以完成他栽赃嫁祸和釜底抽薪的目的。

董钟却是不明白,一脸的茫然,完全不知道张旭东为什么要这么做,看着张旭东问道:“既然张先生有心也有这个财力收藏‘狼吻’,又何必搞一把赝品出来,到时候把真品在拍卖会上拍下就行了,何必又如此的麻烦呢?”

“这个道理我懂。”张旭东扬起了嘴角笑道:“我只是希望董老能帮我这个忙,至于其他事情就和你无关了,而且我相信董老一定不会拒绝的。”

董钟面部的神经抽动了几下,说道:“就算我肯帮你,但那也没用,明天到场的鉴宝师不仅仅是我自己,还有其他同行。这赝品只要有些眼力劲的人都可以看得出的。”

“这个董老可以放心,相信你在鉴宝这一行做了这么久,知道有一些工艺品足以以假乱真,那是极品的赝品。”张旭东很长有自信地说道。

董钟皱着眉头,却是在古董古玩这个行业里,有很多东西能做的惟妙惟肖,可毕竟赝品就是赝品,除非有绝对的高手,他立马想到了一个人说道:“除非是入狱的鲁阳,他做的东西就是我都很难看得出的,要不然我还真的没有见过其他人能够逃过鉴宝师的眼睛,可是你又去哪里找鲁阳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2208ap.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