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铁匠的小甜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2208ap.cn
     大铁匠的小甜桃 (第1/611页)
    
她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大铁心中疑惑更深。她看到林无病朝她笑,还很是友善地说:“小樱花,今天有好吃的甜点,你喜欢吗?”

家中三个男人齐齐在厨房掌厨,大铁宋渺坐在沙发上,微微笑着。

她听到袁岳让和韫递过来锅碗瓢盆的声音,小甜还有董野粗哑地唤她“和樱”。

大铁她笑眯眯地高声应了。

然后就见到,小甜和韫扭头测测地瞥了眼浑然不觉埋头剁菜的董野,那厢袁岳瞧到这一幕,不由失笑。

男人生得苍白清俊,大铁但是面上的神总是和煦如太阳,烈得与他的容颜不太相似。与他的兄长也不相似。

宋渺对上他的眼神,小甜看到他朝她微微一笑,灰蓝色的瞳与黑沉沉的对视片刻,又很快挪开。

袁岳漫不经心地将菜叶洗干净,大铁回忆着那双灰蓝色的漂亮眼眸,脑中不期想,真是个漂亮的女孩。

小甜窗外雨声滴答滴答。

婊子配狗天长地久。还是让你们俩相亲相,大铁别再耽误别人了。宋渺想。

她看楚子贞愣了愣,小甜还没回应,她便又说:“我和童童认识,还是因为你呢,要不是你回国,那次聚会带上他,我们还没有这个机会认识。”

“认识他以后,大铁我才知道什么是真心喜欢一个人。”她与楚乐童的侣衫是带点童趣的字母衫,大铁粉色布料上印着心和小人,楚乐童看她在笑,眼睫颤动,也微微笑起来。他们在这一刻配合得默契极了。

“南枫翊从来没有给我剥过橘子,小甜”她抿唇笑了笑,小甜“我第一次知道男友剥的橘子这么好吃。”她浅浅地说了几句,有些得意,又有些傲慢,这傲慢得意是出自她找到了这样优秀的男友,楚乐童瞧着她的表,忍不住笑了声。

楚子贞听她说着,大铁唇边的弧度一点点向下,她再看楚乐童的表,看出他们并非玩笑——甚至这场恋还是她一手促成的,她憋屈得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还好你们复合了,”楚乐童施施然开口,他手腕上的佛珠被宋渺碰到,温润如玉的手感,他火上浇油,“不然我还没有机会遇上她。”

“真是半辈子的好运,让我遇上了她。”

他有着一双清透澄澈的眼,望着谁时,谁都会以为他永远不会骗人。至少楚子贞是这么觉得。

她绪波动,面色苍白,“童童——”

她想说你能不能顾及点我的绪,你的女友不是别人,是魏庚晨。她想说你不能这样让我难过,我是你姐姐。

但是楚乐童从没在意过她会不会难过。

他看着楚子贞,慢慢与宋渺的手十指相扣,她妥帖的度被他包裹住,像是包裹住一团柔软的丝绸,他心口软塌塌的,有点想笑,又有点快意。

“对了,子贞学姐,你记得和南枫翊说一下,”宋渺在她话音落下后,猛的来了一句,“拜托别再聊我了,都是各自有对象的人了。”

“注意点分寸,嗯?”

她面色惨白,脚步趔趄地往南枫翊那边走,然后恶狠狠地,冷声质问道:“你还在联系魏庚晨?”

“说好了,从头到尾只我一个呢?”

“说好的,她只是个替?你还和一个替联系?”

一个巴掌,南枫翊没有躲过。

他愕然地看着楚子贞满面屈辱,她咬着牙,和几年前与他分手时,一样倔强倨傲,甚至带着点辛辣的神色。

他在这一刻想起了魏庚晨的乖巧恬静,左脸隐隐作痛,他再看她的脸,被人当众打了一巴掌的丢人,让他沉下面色。

不远处的宋渺与楚乐童窃窃私语。

“看得我真爽。”宋渺莞尔一笑。她咬着勺子,顺手给楚乐童喂了口甜点。

楚乐童皱着眉吞下去,他和她的手依旧十指相扣,没有松开。

他说:“……是很爽。”

宋渺还想再给他喂一口,他偏过头超级无奈。

“拜托别了,我真的不吃甜的。”

“好好好,不给你吃了。”她嗷呜一口,把他刚吃过的勺子上挂着的蛋糕,吃进腹中。

楚乐童看着她,笑了。

第70章 替身恋人(完)

楚乐童与宋渺在一起秀恩,足足秀了两个月。

她甚至还见了楚家家长——以女友的份,楚子贞知道这个消息,整个人都呆了,她又不敢再问楚乐童,只好询问自己的母亲,是不是真的。楚家再嫁进来的这位夫人对于女儿纵使有怜惜,但是她嫁夫从夫,恪守自己的本分,最后也只含糊不清告诉她说:“童童爸爸不太愿意你再插手,你乖一些,妈妈在这里很为难的。”

“童童确实很喜欢庚晨。”她的母亲都亲昵地喊上她做“庚晨”了。

楚子贞挂电话前,怔怔哽塞很久,她听母亲暧昧不明说:“子贞,你当初那样做……很对不起童童哥哥,妈妈也觉得你做错了。”

末了,又道,“我不管你和南枫翊怎么样,总之,童童的事你就不要再过问了。”

她语气中的意思十分明显。无非就是,楚子贞她没有资格,也不该以为自己有资格。楚家没有她这人的位置,她应该摆正自己。

楚子贞这时候才真正清楚地明白这个道理,她挂了电话,下意识就想打电话给南枫翊。

她满腹绪都憋成一句“枫翊”,可是还没等唤出,那头电话里,男人厌烦地对她说:“我在忙,怎么了?”

楚子贞说:“枫翊,我——”苦涩的声音还没泄漏,那头就有年轻女孩的声音,她瞪大眼,质问他:“你在和谁说话?”

“枫翊。”陌生的,甜美的声音,刺得楚子贞咬牙切齿,她忘了刚才满腹委屈,焦躁起来,“你在哪里?和谁说话?”

南枫翊淡淡说:“我在工作,和朋友在说话。”

“子贞,你别闹。”他低声和那女孩说了几句话,楚子贞没有听见他在说些什么,她冷声道,“只是朋友?”

南枫翊:“不然你以为是谁?我女友?”他平静极了,惯有的,在魏庚晨面前搪塞的语气,如果是魏庚晨在,她恐怕就很熟悉,而楚子贞显然不能适应他的口吻,毕竟她与他分手好久,复合时,他已经有了一个谈了三年的女友。物是人非,她就算是依旧喜欢着他,却也对现在明明已经有女友还在外面拈花惹草的南枫翊无法理解。楚子贞显然忘记,她也曾是他在外拈花惹草的对象。

“你乖一点。”

他道。

楚子贞扯动唇,她几乎是骇笑般道:“你让我乖点?你以为我是魏庚晨?”

男人的本终究难移,与魏庚晨在一起时,楚子贞是他的白月光,而与楚子贞在一起时,白月光又悄然退到幕后,成为陈旧的白腻子墙。南枫翊沉默一会,他这时候才回神,好似想起来魏庚晨的乖巧,与从来不会指摘他是否是在与别的女人说话。

他懊悔,又觉心中难忍的厌烦,尤为是在她曾在餐厅给他一巴掌,将男人的尊严摔落在地后。尽管他们表面和解,他却还是耿耿于怀。

南枫翊隐藏下自己的斤斤计较,宽容大方地说自己不计较她的暴烈绪,但是怎么可能,至少此时他就厌烦后悔极了。

——如果是庚晨还在就好了。她就还是白月光,不是这样辛辣的白腻子。

南枫翊想着,下意识就说:“庚晨确实比你乖。”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2208ap.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