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japonensisjava俄罗斯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2208ap.cn
     japonensisjava俄罗斯 (第1/134页)
    
“啊!俄罗”又被爱德华吓了一跳的阿黛尔尖叫一声,俄罗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的鬼魂似的,娇小的身体差点儿扑在了地上,直至看到了来的人是爱德华之后才那双白嫩的小脚丫才站稳了步子,面颊燥红的看着爱德华,嘟着嘴显然是很不满:“爱德华爵士,你这样做实在是太失礼了!”

尽管这些幸存下来的骑士和士兵们士气高昂,俄罗但依然不能让残酷的现实有一丁点儿的改变——他们已经没有办法回到瀚土城,俄罗或者任何一个周围的城镇乃至村落了。{我们不写小说,我们只是网络字搬运工。-

毫无疑问,俄罗现在整个瀚土城附近肯定到处都是那些人的眼线,俄罗等待着他们自投罗网——仅凭着这残存的几百人,如果在荒野之中流窜还有所把握,一旦被发现,肯定只有被消灭这么一个下场。www!22ff%com

现在的他们并没有反抗的余力,俄罗任何不谨慎的举动都会造成无法想象的结果,一举一动都必须慎之又慎才可以。

他们必须一边想办法躲开敌人的搜索在荒野之中四处流窜,俄罗同时还要想办法抵御随时都会出现的蛮族部落武士,俄罗潜伏在树林和草地之间的野兽,还有那些可怕的怪物——那些潜伏的怪物,同样无比的致命。

不仅如此,俄罗物资的匮乏同样是他们面临的问题——武器的损耗,俄罗缺吃少喝,没有扎营的工具,更没有治疗伤患的药物,简直是什么都缺,却连一根搭建帐篷的柱子也没有办法补充。

究竟要怎么坚持下去,俄罗又该去哪儿,俄罗就是所有的幸存者们最想要知道的事情——那一双双希冀的目光看着这位只剩下左臂的首席副将,希望他能够为大家指出一条明路。

但是格林.特恩自己也同样是进退维谷——即便是活下来了,俄罗他也无处可去。这里可是瀚土,俄罗想要从这里离开,瀚土城是必经之路。而就算自己真的能够活着从瀚土逃亡,结果又是怎样?

“我们必须先找到一个距离最近的城镇,俄罗补充一些补给,俄罗同时让弟兄们稍作休整。”格林.特恩下定了决心:“继续再这样逃亡下去,不出一周就会有一半以上死在这里,这还是运气好的情况下!”

微微鞠躬告退的爱德华转身离去,俄罗将房门关上,俄罗跟在嘉文的身后走出了卧室。下意识的朝周围看了看,走廊和庭院都是空无一人,甚至就连侍卫也没有找到一个。

“您在看什么?”嘉文转过头来,俄罗边走边朝着爱德华问道:“这附近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吗?”

“不,俄罗仅仅是有些感慨罢了。”爱德华微微一笑,俄罗看向这位始终对自己充满了警惕的侍从:“看起来贝里昂公爵对您还真的是很信任啊,卧室的周围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只有您一个人可以走进公爵的卧室之中。”

“这是自然的,俄罗只是正常的防卫手段而已——不管是仆人还是卫兵,俄罗都是为了钱再办事,当然不值得过多的信任。”嘉文用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只有真正拥有荣誉感的都灵贵族,才是值得托付于誓言,就像我的父亲纳法里奥.布林狄希!”

“这么说,俄罗这个防卫措施是您建议的?”

“忠诚的仆人自然会提出最忠诚的建议。”嘉文冷冷的回答道:“同时也请允许我给您一个最好的建议——不要试图在公爵大人面前耍诈,或者辜负那份珍贵的信任,因为你承受不起,能够得到大人的垂青应该感恩戴德才是!”

“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您和公爵大人之间的差距天差地别;或许某些贵族小姐会把您在璨星城的战斗称之为英雄;但那样的情况,公爵大人早已面对过上百次,上千次!”

“而我对这份信任十分的感激,能够和贝里昂公爵站在同一个联盟当中。”爱德华点头称是:“或者说,不用面对像贝里昂公爵这样的敌人,是我能够想象出来的,最最幸运的事情!”



第十五章 潜伏的踪迹(上)

('

破败的街道,两边的屋檐甚至还在不断的落下污水,任何胆敢站在下面家伙的衣服都肯定会完蛋,但是行人依旧是非常的拥挤,吵吵嚷嚷的声音像是无数只苍蝇在耳边似的回响这样的街道从来都不会出现贵族们的身影,光是那些可怕的污水以及街道上的垃圾,就会让他们再也不愿意碰自己的马车。

屋檐下面的陶哥打着哈欠,一脸不耐烦的蹲在那儿,身上只穿了一件衣服的他不停的在打哆嗦,小心翼翼的躲开落下来的污水不溅到身上,这可是他为数不多的好衣服。www@22ff!com

“我还是不明白,您不是要去调查米内斯特家族吗,难道我们不应该去西城区,而是待在这个破地方,简直比海牙港最烂的街道还要更烂一些。”满脸抱怨陶哥搓着手,朝身后的路德维希.多利安问道:“这种地方,除了穷到连租金都付不起的家伙,还会有谁愿意住在这儿?”

“我也只是想要问问而已……”陶哥浑身一哆嗦,扁了扁嘴回答道:“更何况您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告诉过我您究竟想要干什么。”

“很简单,我要抓住某只老鼠的尾巴。”路德维希笑着指了指对面酒馆里的一个戍卫士兵,正端着一个木杯子大口大口喝着麦酒,桌上还有一盘子猪肉。他随即瞥了一眼身侧的陶哥:“看到那个家伙没有——记住他的长相,还有背影,你最拿手的事情要来了。”

“您要我跟踪他?”陶哥立刻明白了路德维希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个和米内斯特有什么关系?”

“因为他就是米内斯特家的仆人——说得更清楚一些。他是个内鬼,每个月都能得到一大笔钱,所以他才出手阔绰,戍卫士兵的薪酬只能供他们勉强度日而已。”

“所以只要我们始终跟在他身后,就能够知道米内斯特家族有没有和那些刺客们扯上关系?”陶哥的脸上露出了一种突然想明白的兴奋笑容:“如果真的有,我们就只要把那些刺客们统统一网打尽!”

“没错。所以……帮我盯紧他,千万别跟丢了。”说完,脸上露出几分笑容的路德维希转身就要离去:“祝你好运。”

“等等!您、您要走啦?”一看到路德维希要离开,刚刚还兴奋不已的陶哥一下子傻了眼:“难道您不和我一起……”

“当然不,米内斯特家族在都灵城的势力、眼线,被雇佣的探子……数不胜数,这只是其中之一罢了。”路德维希很是轻松的说道:“想要打败这个强大的家族,一条线索是不够的。”

“那万一这条线索上面真的有怎么办?!”陶哥都快要哭出来了:“难道我要和那些差点儿杀了公爵大人的刺客战斗吗?”7

“不,你只需要做稳健状。然后毫不犹豫的跑路就可以——前提是你逃得掉,然后还必须记住你走过的街道和巷口才行。”摇了摇头,路德维希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光辉十字会保佑你的,你现在可是在为一个接受了光辉十字意志的人效劳。”

“所以光辉十字一定会保佑我?”

“大概会。”路德维希“愉悦”一笑:“就算没有,至少也应该能够上天堂把?”

“我还是……”下意识想要拒绝的陶哥刚刚话还没有出口,路德维希的人影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该死的不不不……光辉十字保佑,光辉十字保佑。”被吓得心肝儿乱跳的涛哥慢慢把脑袋移了回来,死死盯着酒馆里的那个数为士兵。等着他接下来要做些什么事情。

等待是一件极其漫长的事情,从中午到傍晚。几乎都快睁不开眼睛的陶哥终于看到那家伙从酒馆里走出去了,步履稳健根本看不半点的喝醉的样子。

从酒馆里出来的家伙,有几个会是不酩酊大醉的?小心翼翼的陶哥站起身子,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很是随意的在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还不忘了从经过的路人身上顺走两枚铜板。很潇洒的扔给酒馆老板,拿上一瓶劣质的麦酒。

一边喝着酸味儿的麦酒,乱糟糟的头发下面是一双随时都保持着敏锐的眼睛,脚下的步子自始至终都在士兵的身后来回打转——在海牙港的时候,他就曾经不止一次跟踪过那些神神秘秘的走私贩子。而且每一次都能够从他们的仓库里面收获颇丰。

走在前面的那个戍卫士兵看起来也是很小心的模样,走两步都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朝身后看一看,提防有人在追踪他。越是这样,陶哥就越敢确信对方绝对不是去干什么好人好事的——他每次偷完得手之后也都是这幅神经兮兮的鬼样子。

光辉十字啊,这家伙该不会真的和那些个刺客有关系吧?陶哥心里头一阵发憷,几次想要扭头就跑,但是脑海中却不停的闪过路德维希那张“微笑”的脸,就会一阵哆嗦的继续跟下去,狠狠灌了自己一口麦酒。

就算那些刺客再可怕,也肯定没有路德维希大人可怕——至少在陶哥的心思里面是这么回事。

离开热闹的街道,幽深的小巷子,七拐八弯的狭窄缝隙,几个破败的棚户贫民窟……简直就像是在故意绕远路,小心翼翼的提防自己可能会被人发现的情况,但是在陶哥这种金手指的面前,简直就像是一张摆在他面前的地图一样清晰。

几天之前,他就把周围的地形全部都摸透了——对于平常人来说可能是一件要花上几年的事情,但这就是他曾经的饭碗,城堡的卫兵还有那些富人雇佣的异邦士兵可不会和你说好话。

鬼鬼祟祟的士兵站在巷口里面来回环顾着,似乎是在确定周围没有人。躲在墙后的陶哥却有点儿挠头——这里他来过一次,但却是一个死胡同啊。

而就在下一幕给他解释了原因——士兵小心翼翼的趴在地上,把地上的泥土挖开了一块,从里面找到了一个手环似的东西用力一拽,整块地砖都被抬了起来,露出了下面的通道!

下水道?!

作为一个拥有四十万人口的大城市,同时也是都灵王国的王城,都灵的下水道系统和供水系统同样出色,就像是一张可怕的蜘蛛网,从漆黑幽静的地下将整个城市包裹在里面,四通八达的沟渠和地道,理论上可以到达城市的任何一个地方。

原来这就是他们从来没有被抓住的原因……若有所思的陶哥看着那人走了进去,正在想着要不要自己也跟上去的时候,背后突然感到一阵冰凉——他每次被人抓到现行的时候都会有这种感觉!

“啊————!”

根本还没等他逃跑,一个黑影就已经从天而降,铁钳子似的右手掐住了他的喉咙,瞪大了眼睛的陶哥像是快要死了的公鸡似的尖叫着,死死盯着那个对准了自己眼睛的短刀,还有那张冰冷如霜的狰狞面庞。

浑身都被吓瘫的陶哥被卡住的脖子里仿佛有什么力量在拼命的想要涌动出来似的,就在那刀柄即将刺中的刹那,从嘴巴猛然迸出。

“光辉十字保佑——!!!!”

第十六章 潜伏的踪迹(下)

('

陶哥那歇斯底里公鸡似的惨叫声似乎真的起了作用——就在下一刻,刺客突然松开了掐住他喉咙的手掌,还没等到他缓口气上来,就感到太阳穴突然一阵剧痛,整个人都像是触电了似的,直挺挺的一头栽倒。@,

一拳将陶哥打倒在地,刺客几乎时同一时刻猛地蹲下身,一枝弩箭擦着头顶射入了后面的墙壁上,却看不到哪怕一个人影,就在这刺客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另一个始终跟在陶哥身后的鬼影却已经出现在了后面。22ff.com

“你在找什么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www.2208ap.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